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健康科普 >>杏林采风 >>一线心声 >> 正文

杏林采风

一线心声

善歌者使人继其声,善教者使人继其志

——蔡女进修有感

作者:蔡超 浏览次数:
字号:
+-14

前言:社会工作部曾收到一位肿瘤患者的千言感谢信,这封感谢信的不同之处在于采用文言文形式,且对仗工整,一看就是用心血写就的肺腑感言,除了感谢针灸微创肿瘤科黄金昶主任、李睿、赵鹏程等医师外,还提到了一位蔡女,一位情才具备的学生,当我们的小小记者准备采访她本人时,通过电话得知她是慕名而来的外地进修生,此时已回河南原单位,蔡女不辞辛苦,欣然接受了我们的约稿,现全文摘录如下:

我是河南省某市人民医院肿瘤内科的一名大夫中医本科毕业非常荣幸的能够在狗万体育网址针灸微创肿瘤科进修。能够来这里进修也是有很深的渊源的。

我本人很喜欢中医,大学毕业时,我就思考,在当下西医盛行的时代,我何去何从,才能既适应当下世情,又能够发挥中医所学?其后,我留在肿瘤科,由于才疏学浅,且没有师从中医老师,这样一个梦想就只能驻留于心间。在肿瘤科工作的几年间,我面对了太多的生死与无奈,诸如:一个39岁的父亲,肝癌晚期,他死之前唯一的愿望就是能等到他的儿子高考完,可是,他没能够等到。一个49岁的肝癌患者,因肝脏动静脉瘘,介入栓塞效果差,门脉癌栓沿着腹主动脉一直长到右心房,作为医生,我束手无策,终因肺栓塞离世。在他离世后不久,科主任与李睿老师取得联系,并在科室进行了第一次肝癌射频消融治疗,手术时,我全程在场,协助主任和李睿老师,那一夜我跑的腿都酸了。这样一种治疗手段深深的震撼了我,令我着迷和叹为观止,我在想,如果早一点知道这种治疗,是不是我的那个病人可以活的更长久些?

其后我亲见李睿老师做火针治疗。恕我孤陋寡闻,在我上学的五年间从未听说过火针!!直到后来,我才知道早在《黄帝内经》里就有关于火针的记载--《素问·调经论》:“病在骨,焠针药熨”。《灵枢·官针》:“凡刺有九,以应九变。……九曰焠刺,焠刺者,刺燔针则取痹也。李睿老师还向我介绍黄金昶主任的中医处理肿瘤科急症的技巧这种种都令我瞠目结舌

怀着好奇与神往,我申请来科室进修,因为自身的中医理论很贫瘠,所以心里还是很忐忑,对于我将要面对的许多未知的中医治疗及中医思路,对于我将踏入的这样一个中医药抗癌的科室,我心生敬畏。《论语》有云: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乐之者。凭着藏于内心多年对于中医的喜爱,我硬着头皮上啦!还好,黄主任和科室的老师们都很热情且友善,我很快的融入到科室的工作中。

黄主任是一个很真实的人,我很喜欢他的直言坦率和不做作。他像一位父亲,苦口婆心的教导我们。时而严苛,时而和蔼。他不仅教会了我如何看病,更教会了我如何做人。也许就是这样一个本真的人,才能实事求是地做事,才能做出实事。听他讲东西,就能感知到他知识的渊博,博古通今。他讲:农民在地里干活,手上扎了刺,如果刺的太深取不出来,过段时间,这根刺会自己出来。我在农村长大,这个道理从小就懂,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黄主任说,这是局部免疫增强后的排异反应。肿瘤形成就是因为肿瘤细胞能逃避免疫监视,肿瘤周围局部针刺或火针,就是人为的形成一个异物,能够增强局部的免疫功能,从而识别肿瘤细胞并杀灭它。黄主任在治疗癌痛方面也很有办法,他总是说,我们现在在进行一场没有硝烟的“鸦片战争”。我之前总是时不时的参加癌痛大会,大会的专家总是在说中国止疼药用的太少,癌痛病人因为阿片类药物应用不足忍受疼痛,强调弱化二阶梯,强化三阶梯治疗,可是,他们却没有办法处理阿片类药物的副作用便秘、恶心、呕吐。在一次会议上,我向会议演讲者提了个问题,也是一个我实际遇到的问题,一个癌痛患者应用10mg盐酸羟考酮缓释片就出现了明显的纳差、恶心、呕吐的副作用,我们该如何处理?他回答说,给予常规止吐治疗。对于这样的答案,我非常不满,因为常规止吐药、促胃动力药我已经用过了,丝毫没有好转。于是我一直在留意这个问题。在这里我要替黄主任炫耀一下,从我来到黄主任的科室,我没有开过一张红处方(止疼药处方),并不是说科室从不用,而是用的极少,这是任何一个肿瘤科室都做不到的。进修其间,科室收治了一名牙龈癌患者,患者右半边脸肿胀疼痛,影响睡眠,西医肿瘤医院无计可施,患者来到这里,黄主任在面部肿块周围结节处毫韧针松解,患者疼痛好转,肿块也日见缩小。黄主任用他的针解决疼痛,用他的中药扶助病人正气,一个世界性的难题到这里反就这样被攻克了?!!我所讲的,也只是冰山一角,黄主任和他的黄家军在化疗增效减毒、处理放化疗及靶向治疗不良反应、治疗骨髓抑制、治疗胸腹水、中药抗癌、肿瘤的中西医融汇贯通等各个方面都颇有研究并已经取得了良好的临床效果,他们还在做进一步的临床实验,旨在用实验数据证明中医抗癌的有效性并促进中医抑瘤的国际化。

李睿老师是西医出身,由衷地佩服他能把中医学的这么好。我常常戏称他的射频消融针是“大火针”。他娴熟的穿刺诊疗技术已经到达炉火纯青、信手拈来的地步,丝毫不夸张。我特别喜欢他的定位方法,一个小小的铅块足以,远比我在外院看到的定位时用的“大栅栏”好多啦。而他行云流水般的针灸拔罐刺血技术,常常让病人以为他是中医出身。在他的带教下,我掌握了很多操作技巧,更深入的了解了射频消融、氩氦刀和介入治疗,也学会了锁骨下静脉穿刺。我们都知道,介入栓塞、射频消融、氩氦刀在肝癌、肺癌应用最多,可是,李老师创新性地将其应用于骨巨细胞瘤、脂肪肉瘤及纤维肉瘤的治疗,并取得了较好的临床效果,使众多患者免于截肢的痛苦,提高了患者的生活质量。他的局部治疗和黄主任的中医药针刺治疗的联合,很好的诠释了科室的名称针灸微创肿瘤科。中西合璧,也是肿瘤治疗的未来前景。

科室还有精于肿瘤西医治疗指南及前沿治疗的徐林主治医师,和传承黄主任治疗经验的我们的大师兄赵鹏程副主任医师。科室人员各有所长,密切配合。老师们和患者的关系也很融洽,科室就像一个大家庭,其乐融融,你常常可以看见黄主任和病人随意的聊家常,李老师陪着病人或用轮椅推着病人去做检查或治疗,徐老师细致地为病人协调床位、安排化疗,赵老师帮病人打药粉在黄主任的带领下,大家共同致力于肿瘤的中西医结合治疗。

2月底,我进修结束,在回来的一个月里,我将所学用于临床,在解决临床问题,如肿瘤骨转移的疼痛、处理靶向药物引起的皮疹、手足皲裂、中药抑瘤等方面都收到了很好的疗效,我将谨遵黄主任的教导,不得过且过,不放过临床遇见的任何一个小问题,细致为之,不忘初衷。